Home

zhangyiqun

Thoughts, stories and ideas.

翻译 2014年以前 关于

07 Feb 2020
对陌陌产品迭代的一点看法

有时候得写一点东西,和完全没有思考的公司/人进行区分。虽然谈的是陌陌,其实也是在和团队讲为什么我们要试一下这个方向。

对于陌生人产品,陌陌是个很好的研究标的,它的演进几乎把所有可能的做法都试了一遍,虽然后来不断有新的陌生人产品出现,但如果仔细拆解观察的话,99%是在重复陌陌以前走过的老路。

这类在给用户创造什么价值或者说解决什么问题?我将陌陌的演进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并抽象出一个公式去具体分析这件事。

第一阶段:线上化

很多事情线上化之后就能产生价值,例如外卖是将线下门店搬到线上,再通过骑手送到消费者手中。陌生人社交在第1阶段也是如此,依靠移动互联网红利,将以前互相接触不到的人搬到线上。这里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个变量一个是平台的用户量,一个是技能。技能是我抽象出的概念,像是张渔网也像漏斗,有钱是技能,长得帅也是技能,吹拉弹唱会哄妹子也算,很少人渔网密集,绝大多数人的渔网稀疏。

用户量 x 技能 = 用户可感知价值

线上化阶段用户技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接触到的数量更多了,对于男性用户来说,女生能不能追到另说至少每天凭空多了可以追的对象,对女生来说则凭空多了仰慕者,这是精神层面明确可感知的价值,陌陌因此吸引了很多用户,但是毕竟技能没有变化,时间一长男性发现约不到女生,而女生天天被骚扰,这成为陌陌下一个阶段主要发力想解决的问题。

第二阶段:降低对技能的要求

陌陌2.0和3.0分别上线了群组和基于地点的社区,来看几段陌陌COO的描述:

“两个人之间说话是有一定压力的,因为常常需要认真组织语言,聊着聊着就没有内容了,但是有了群组则不同,人在聊天室里比较放松的,而且陌陌的群组基于LBS形成,用户之间可以很容易见面。”

“不能帮助人建立线下关系的社交产品就是失败的。”

“我们从来没有强调说陌陌是做陌生交友的,可能是名字导致了一部分人有这个误解,为了刷新品牌形象,未来我们甚至有可能改名字。”

“陌陌有一个比较明晰的逻辑线。1.0的时候,做的是人与人、点对点的交互。2.0就是一堆人基于一个具体位置的交互。3.0的时候,我们希望把这些糅合在一起。就是“点-线-面”的一个逻辑关系,“PPT”:People(人)、Position(位置)、Time(时间)”

“为什么会有时间这个概念?王力希望陌陌可以从不同的维度来切割时间。在一天之中,用户会去写字楼等地点上班,在餐厅吃饭,回家的时候在小区里。他希望陌陌能够满足这些时候的社交需求。如果把这个时间放大,比如一年。用户会移动,从这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出差、旅游、出国,随着这些地点的变化,我希望陌陌能够满足这些时间的社交需求。”

总结下,这个阶段给不懂说话的用户提供了聊天室,不会说话可以跟着起哄。怕人上来就查户口,提供时间地理位置送你点谈资。这事可能和人均gdp有点关系,在2019年前我们作为一个人均gdp不到一万美元的国家,谁有时间每天在那闲聊天发地址?

第3阶段:随便做做

4.0卖表情,5.0做星级制度。没太多好说的,星级制度想解决用户被骚扰的问题,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用户骚扰问题怎么来的?其实是对稀缺资源的追求被投射到线上,星级制度就是限购政策,并没有直接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可能是因为过于难搞,后来陌陌放弃陌生人产品,转型做了直播,不接受转型的用户很快改投了Soul等产品。

soul_and_momo

我们会怎么做?

如果说Tinder是陌生人产品第一阶段的产品终极形态,那么第二阶段“降低对技能的要求”我认为也存在着类似于Tinder的机会,具体未来用产品给出答案。

翻译 2014年以前 关于